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07|回复: 0

黑龙江插队知青往事:沈创作之死

[复制链接]

34

主题

0

回帖

104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04
发表于 2023-8-24 21:55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平原公社知青在倭肯河大桥工地上沈创作之死作者:邵柱柱这是一段现在还被少数人记得,却很快会被遗忘的往事。这是50多年前的事了,发生在1971年7月。我没能忘掉是因为这件事也折射出了同为知青的自己身上的影子。我和沈创作不是一个学校,但我们却是同一列火车到依兰插队落户的。他是平原公社新民大队的,浙大附中的。我们虽不是一个大队,从未谋面,但在71年7月我却去了他们大队。原因是他被人用镰刀杀死了,公社抽调民兵去抓凶手,我是民兵,我们大队派了我,因此在追凶的过程中也听他们大队的人讲了事情的经过。事情发生在夏天,那时生产队大地庄稼活很多,但愿意积极出工的人却不多,都惦记着早点到东面大草甸子里去打柴火,尤其是羊草(盖房子的好材料)呢,都想先下手为强,因为晚了就没了。于是队里就强行规定,一律到下个月几号才能下甸子,为了看住大家,就派知青看守,因为知青是从学校出来的、认真,又无亲无故,能抹下脸、做事公平公正。有的农民自己不能去了,就找些关里亲戚来,也叫“盲流”。“盲流”临时来的,在生产队也没户口,队里也管不着。于是他们就在大草甸扎营,大干起来,这样下去,不等到解禁,草就打没了。这就扰乱了“民心”,在地里干活的社员都不情愿了。沈创作就是看草的,队长要他严加看守,他就很认真了。那一天,他发现了“盲流”在割草,割完了还在往回拉,于是前去禁止。“盲流”当然不干,就争吵起来,俩人拉扯着回到村里,“盲流”跑进了亲戚家,沈创作追进去继续论理,免不了争吵。“盲流”跳到炕上,倚着墙角挥舞着割草的镰刀和沈创作对峙争吵,一来二去,沈创作突然捂着脖子跑出去了,围观看热闹的人开始没反应过来,直到有人跑进屋说:“别吵吵了!人都要死了。”大家才往外跑,院子里沈创作捂着脖子坐在一只倒扣的桶上,一句话没有,等把手拿开,血泊泊地往外喷,一会儿人就倒地下了。我们到过这间屋子,有人指着院子里沈创作坐过的地方给我们描述了当时的场景。沈创作的颈动脉被镰刀划着了,来不及抢救,人就没了。镰刀太快了,锋利到可以像剃刀一样刮胡子,凡是割草都是人手一把,有的还有大芟刀。再返回屋里,“盲流”不见了,北窗大开,他听说外面喊叫死人了就跳窗逃跑了。于是公社组织人员搜捕这个“盲流”,我也参加其中,大家在统一指挥下,分散开来,在大草甸里拉大网似地搜寻,连“盲流”的影子都没看到,他住的草搭的窝棚倒还在,人没抓到。秋天过了,到年底,后来听说,“盲流”在亲戚劝告下,投案自首了,结果?反正是没判死刑。说是属于打架斗殴,误伤。因此沈创作也没有被追为烈士,公社也没组织开追悼会。沈创作21岁,一条年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。刚从学校出来的人太单纯太认真,容不得有一丝损害生产队集体财产和利益的行为,愿意以自己最大的能力去保护集体的利益,这种心路历程很多知青都有过,我也是,好在我们都还安在。当年知青是在口号声中上山下乡,那么年轻、充满朝气、渴望被承认、激情燃烧,一心想把自己的青春和激情奉献给在学校培养成长出的正义和理想。沈创作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了东北的黑土地。(2021-1-23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返回列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